注册会员 登录
明医网 返回首页

河间金栋的个人空间 http://mingyi99.com/?40154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《<内经>时代》给我的震撼和启迪

已有 793 次阅读2016-3-5 01:40

<内经>时代》给我的震撼和启迪

金栋 河北省河间市人民医院

初版《<内经>时代》(以下简称《时代》),印数很少,只在高等学府征订,我没有机会读到。读赵洪钧先生的著作,是2007年从《中西医结合二十讲》开始的。特别喜欢其中所讲的《内经》与旧学(传统文化)的关系,如一、二、三、四、六讲。这是因为,《内经》的背景知识,历代注家及中医权威著作、高校教材、大型中医类工具书中是看不到的。比如:饱受诟病的五行说,是如何与人体五脏发生关系的?为什么成了中医核心理论的重要学说?《内经》一书没有讲,历代《内经》注家也没有人提到过。自己在学习中感到非常困惑,而在先生《二十讲》里,可以找到答案。原来是源于儒家的《月令》和祭礼,与汉代重五行有关。看到这些超人的见解,我眼前一亮,但仍觉不过瘾,盼望着读到先生的其他有关著作。《时代》问世快三十年了,我完全不知道,真是孤陋寡闻。

于是我焚膏继晷,书海游行。一日在网上搜索,突然看到《〈内经〉时代》,于是立即下载。粗读一过,不禁拍案叫绝,敬佩不已。经过详细的阅读和对比,发现《时代》与历代注释《内经》的著作明显不同。这是因为先生是“走自己的路”,是以史家头脑解读《内经》,属于《内经》外史研究的著作。特别是《时代》视野更开阔,知识更丰富,更能释疑解惑,弥补了我读《二十讲》留下的遗憾。反复咀嚼此书,味道仍足,犹如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。

不久学苑版的《<内经>时代》问世,我一见如获至宝,立即购买一册,反复阅读。这个版本,增加了不少先生的自注和附文,比初版内容更丰富,解说更清楚。她横空出世,卓尔不群,在当前中医界沉闷的学术空气里,犹如一声晴天霹雳,惊醒了许多梦中人。我这个在迷雾中走失的孩童,幡然醒悟,好像被注入了强力清心剂。她像太阳一样,普照医界,给人以光明和力量。

为了帮助读者,更好地总体上把握《时代》,在此我不揣固陋,说一下自己认识到的《时代》的特点和成就。

第一是几番临绝顶,一览众山小的气概

   《时代》一书充满着先生的自信和豪情。翻开此书,立即被先生的精神震撼。他不愧全史在胸,博古通今,学贯中西,对《内经》之学的古今了如指掌。于是他目空今古,因为他确有这样的底气。

试问谁人敢说:在我看来,历来《内经》学家们,查考资料的工作还是做得太少了。解放后的研究也不太令人乐观。故观点虽新,功夫却少。搞来搞去,大多跳不出旧圈子。加之崇古思想至今阴魂不散,有创见的著述实在不多。多数人离不开考证和集注的老路,一般文章往往华而不实。”这样看轻古今《内经》之学,常人想都不敢想。

 又说,从古至今的《内经》著作对《内经》的一些重大理论问题并未说清楚。后学者读了有关著述后,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。很多地方是勉强说得通。有的地方尽力附会也说不通。其中不少问题,本来不必等到现在才能研究得比较彻底。毛病就出在思想方法和研究方法上。”其实,先生说的,正是千万个读过《内经》者的心里话,只是一般人不敢说或不愿意说出来。

他又说:“现行《中医学基础》教材中,连这种解释也没有。一个五行归类表,加上几句《内经》等书中的话,就算交待了五行说的渊源。这样,学生接受的五行理论必然不牢靠。它经不起有心人稍稍一推敲。”这样直言不讳地批评权威教材,且一语中的,也没有人做到过。

大概也没人敢说:“已经系统学过《内经》的人,翻开本书就会看到一些别开生面的内容。《内经》专家更能从中发现一些研究《内经》的新方法、新资料、新观点。”实际上,先生的方法和观点,大多已经被近年的某些有关著作接受。

书末的《告读者》,无疑是一篇学术檄文。先生是在向有关学界的权威们挑战。然而,至今无人敢于应战。须知,那时的先生,正在被很多所谓权威们围剿。可惜他们只敢在研究院的学位评定委员会上投票压制先生,而拿不出像样的东西,堂堂正正地和先生论辩。

第二是语言上的才气横溢

《时代》的内容相当浓缩。常人很难用这么小的篇幅,阐述如此多的复杂问题。但是读起来,丝毫感觉不到文气断续、过渡突兀、语义模糊、过于简略,而是全书一气呵成。其中特别令人感到痛快淋漓的是第一节。《告读者》那几百个字,更是如行云流水一般,含蓄而又犀利。其中的几篇附文,也无不证明,先生不但全史在胸,而且驾驭文字从容不迫、应付裕如,故能用很通俗、流畅、简练的文字,交代有关领域的古今。

难怪周一谋先生评价说:“全书笔酣墨畅,才气横溢,锐不可当,可喜可贺。”李建民先生又说:“他(按:指先生)的文体与思路的出现,预告了中国医史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就要复活。”

确实,《时代》的语言,充满着非凡的气势和感染力,所向披靡。一本学术著作,洋溢着语言上的美感和才气,也为古今中外所罕见。这也是不少人,拿起此书就不禁要一气读完的语言或文学原因。

第三是旁征博引,资料宏富

先生在第一节中说:两汉及以前的文献均在查考之列。重点是战国秦汉的文献,即那时的经、史、子、集都要看过。……总之,工作量很大。……本书几乎涉及《内经》时代文化领域的各方面。”

确实,《时代》参阅了现存那个时代的全部文献以及历来研究那个时代的著作。这在《内经》研究方面,无疑是空前的。时贤对此高度评价说:“夫旁搜远绍,博采众家,此正吾国学者极为缺乏之作风。尤可贵者,言医书不囿于医籍而及于百家、天文、星命、音乐、语言等。世颇有所谓‘专家’、‘学者’,皓首穷经,专营一艺,往往只见树木,不见森林。既而故步自封,夜郎自大,曾不知天地之广。或有稍越其藩篱者,则概以‘芜杂’、‘不务正业’斥之。此种风气,真可为之长太息也。”(江晓原先生语,见先生为本书写的序)我相信,读过《时代》者,无不认同这一评价。

第四是大胆怀疑的精神

先生常说,科学精神就是怀疑精神、争论精神和实验精神。即便是最后证明你错了,提出自己的不同见解,做法也是对的,应该受到支持和鼓励,于是他敢于怀疑一切成说。

比如,在先生写作《时代》时,关于《内经》成书时代,流行权威说法是,成书于战国或更早。先生不相信此说。他说“以《内经》成书时代而言,古人考证很多。不过,如果是圣人创造医学论者,就会死抱住成书于黄帝的观点不放。这种观点连明末的《内经》大专家张景岳、马莳等人都不能免,近代还有很多人这样说。较聪明的古人如朱熹、程颢等方提出《素问》成于战国。

学识更渊博的人,拿《内经》和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、《淮南子》等略作比较,大体定为秦汉之作。但是,近代之前从未有人作过严密的考证,多凭一般印象立论。”

当然,先生对旧说不仅仅只是怀疑而已,而是就此进行深入细致的考证从而得出自己的结论。先生的有关见解,本书有详细交待,此处从略。

其实《时代》全书,就是敢于怀疑一切旧说而成的。只是,这种怀疑是理性的,是自己必须认真求证的怀疑。

他说:古人往往身在此山中,不问真面目。阴阳、五行、象数之说,读书人从启蒙开始就习以为常,深究其理者很少。怀疑其出处,究其源流者更少。况且,有几个人肯冒怀疑经典的风险呢。自然,出类拔萃的人也有。如批判运气说的沈括、张洁古,怀疑五行说的尤在泾、徐灵胎等人即是。”

可见,先生推崇敢于大胆怀疑经典和旧说的人。《时代》自然贯彻了这种精神。

第五是严谨的治学态度

《时代》中有很多创论,至今没有一个站不住脚。

比如,五脏附五行来自儒家的祭礼,是使很多人震惊的发现或创论。他为此所作的考证和解释,已经不可能被推翻。

他对《内经》体系的最后见解内经的体系是天人相应的体系,《内经》的方法,是比类取象的方法。更是立论严谨,详说请参看书中的原文和附文。此文是把握《内经》总纲领。

书中说:像我这样没有读经功夫的人,再硬着头皮去读经(还有史、子、集)真是苦不堪言。但不亲自过目就容易上当,心里就不踏实。”可见,先生对引用资料的严谨态度,即一定要亲自过目原始文献。

对不很可靠的文献,比如《周礼》,他很少引用。

稍有疑惑的地方,先生自己注出。

如黄帝最早见于何种文献,他在学苑版中自注说,旧版所引不很可靠。

就是我在补注过程中,发现的一些小疏忽,先生也一概从善如流。正如他在给本书写的序言中所说:错误就是错误,要勇于承认和纠正。这正是人和电脑不同的地方。人会自觉地承认错误并改正错误。承认错误就是直面真理,是学者必备的品格。

如此严谨的治学态度,使我非常感动。

第六是揭示了很多难解之谜

五脏附五行来自儒家祭礼,显然是揭示了一个重大的难解之谜。上文说过,不再说。

与此有关的是:为什么中医常说“五脏六腑”。汉代之后从来没有人对此提出疑问。甚至完全忘记了《难经》中的有关解说,尽管其说不正确。先生为此有专文“藏五府六考”,附在第十五节。此文是业中医者必须读的。

关于《内经》体系的创论,也无疑是给了后人一把打开《内经》谜库的钥匙,也不再说。

还有三阴三阳说的来历,也是先生首先得出了令人信服的考证结论。详说请看本书和原书的相关内容。

《时代》揭示的秘密太多了。这里再举出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小问题的难解之谜,即心脏开窍于哪里。大约宋代之后,医家只知道心开窍于舌。几乎无人提到,《内经》还有心开窍于耳、于目的明文。当代《内经》专家,因此在一个青年洋鬼子追问下大丢面子。详情请看“六十自述”。

纵观《时代》一书,既有深度,也有广度。先生博古通今,旁征博引,广采众家之长。书中立论坚实,无一语无出处。《内经》的本来面目,从此大白于学界。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会员
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

手机版|明医网 ( 粤ICP备06084776号 )

GMT+8, 2017-8-22 11:22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